努力向上的刺蝟蝟!

廢宅、透明寫手、lovelive癌末、吃土的姬推善廚。啊所以善梨、千曜什麼時候結婚?逢林、杏夏會跟上嗎?隔壁妮姬在一起孩子都有了(喂
  
防雷CP:
超砲:黑琴、初佐。
繆斯:妮姬、繪希、花凜、海鳥、果翼。
水團:善梨、千曜、花露、姊妹、三貴亂(鞠南)。

《騙子》みさここ(美咲x心)

(清醒之後的解釋:因為熱衷於美咲心所以用老梗改了一個小段子,然後早餐想吃羊肉膾飯)

《騙子》みさここ(美咲x心)

錯字受日常請見諒
OOC已經如夢似幻了(????)

──以下正文──

  奧澤美咲告訴自己她只是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,又自私地想這樣她心裡會不會一直記得有「奧澤美咲」這個人?

  她們還是錯過彼此了──永遠的。

  整整三年,美咲都是普普通通地度過的,沒有很開心的事,也沒有不開心的事,是的,就是這麼普通。

  直到有天,一通電話的打擾。
  
  手機上顯示著未知的號碼,她茫然接起。
  
  「是美咲嗎?」
  
  對方開口的瞬間,她幾乎停止了呼吸,眼淚湧出噙在紅潤的眼眶,她發現,這熟悉的聲線中又帶了一種莫名的違合。

  「……妳是?」

  美咲輕聲問,胸口五味雜陳,一個小火苗被點燃,彷彿隨時都會爆炸。

  對方說了個她從未聽過的名字,開始與美咲一問一答。非常奇怪,每次等待對方回應的短暫都令人感到漫長難耐。

  漸漸的,她的期待像沙漏上層的細沙,一點一點從隙縫落下,剩下空空的失落與絕望──原來,對方只是一個騙子,一個聲音極像她的騙子。

  但是美咲依舊捨不得掛上電話。

  那騙子聲音隱約沙啞,也許很快就會意識到她騙不了她了。美咲忽然慌張,更害怕對方會突然掛線,忍無可忍只好說出真相。

  「……」

  電話那頭一陣寂靜。

  「那個……我能拜託妳一件事嗎?」美咲顫悠悠地問,「可不可以……用這個聲音跟我做最後的道別呢?……拜託了……我……」
  
  她再也無法壓抑抽泣聲,請求的語句最後變成難以組成的單詞。騙子沉默了片刻。

  「美咲……要持許保持笑容呦!就像米歇爾那樣!看到沒有笑容的美咲,不知道為什麼,這邊就會『揪』起來,想趕快讓妳快樂起來。所以,要繼續保持微笑哦……再見了。」語罷,騙子掛了電話。

  手機那頭只剩嘟聲盲音,美咲頓時大哭起來。
  
  她又沒告訴她。
  
  使她脫去名為「米歇爾」的保護殼的,就是那個人就是笑容啊。


评论(5)

热度(40)